除去財政與社會的吸血蟲─談年金改革

    雖然新政府尚未上任,但年金改革已啟動,未來的副總統陳建仁將擔任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召集人,陳建仁也開始走訪考試院、向前院長關中請益─新政府推動年金改革的決心當無疑義,亦值得肯定與支持。不過,年金如要真有改革,推動者不必太奢望「建立共識,一片平和」達成,最好能以近乎「革命」的決心魄力推動。

    非改革不可,台灣社會背不動的擔子
    年金改革主要是指軍公教年金制的改革,雖然《金周刊》的調查中,不少立委認為勞退年金也要納入一起改革,但那顯然只不是重點,在此仍以討論軍公教年金為主。

    先談為什麼年金非改革不可,原因有2個,第1個是政府財政無法負荷;第2個是造成嚴重的社會不公、不義。兩者都讓台灣社會難以負荷,這是一個台灣再也背不起的擔子,不改革台灣終會沈船。

    政府財政難負荷,基金接近破產
    先談政府財政負荷問題。中央政府債務餘額今年來到近5.6兆,與GDP(國內生產毛額)的比是32.5%,距離法定上限的40%尚有距離,與先進國家動輒80-100%的比例相比,更顯「財政健全」。

    不過,這不是全貌,如果加上未來要給付公務員退休的各種潛藏負債,負債金額大概就大幅飆高;雖然因計算方式不同而得到不同的數字,但大體上是16-21兆元之間;依照審計部的數字,到去年底,中央與地方政府的潛藏債務是18兆。

    再以個別基金看,軍人退撫基金在2011年首度出現赤字,預估2019年會破產;教師的退撫基金在二年前出現赤字,公務員退撫基金則預估去年會出現赤字,而且由於支出增加快,未來都有破產之虞。如果要讓基金財務「自我平衡」,提撥費率要大幅拉高,以教師退撫基金而言,費率要由12%提高到42%。這種作法在政治上完全不可行─即使真作到也是創造了嚴重的世代不公平。

    如果以政府總體預算看,每年總預算中法定支出超過7成,嚴重限制政府施政空間,每年要花數千億元養活退休者。看看政府單是發給退休軍公教的「年終慰問金」,就要花二百億元,就可知道這個負擔有多重─而且以時間數列觀察,這個負擔是只增不減─退休人數持續增加、公務員調薪時連退休者也跟著「調薪」。官方估計退休公務員造成的潛藏負債超過八兆元,且持續增加,從民國99年到103年間,軍公教退休金增加的潛藏債務就增加近兆元。

    這種財務情況與增加速度,不必財務專家、精算師,也該知道,不是一個可長可久的制度吧!

    財長告訴大家:嚴重的族群與世代不公
    第2個「造成社會不公」則是比財政負荷更嚴重的問題,這個不公既有同時代不同族群間的不公,也有世代之間的不公。

    台灣的軍公教的退休年金制堪稱全球最優厚的年金制,所得替代率超過9成,有3-4成領取者的所得替代率超過百分之百,全球只有財政崩潰前的希臘差堪比擬。張盛和曾在公開演講時說,自己妻子是國中退休老師,任教時月領6萬4千元,退休後月領6萬8千元,反多增4千元。他說「從我太太身上,就能看出國家財政的問題」,「不做事竟領得比做事還要多」。他的結論是:「年金制度再不改,國家不倒才怪!」

    張盛和的憂國憂民憂財政,誠實的說出一個流傳已久的民怨:退休教師「周休7日,月領7萬」;如果是退休校長,則是月領10萬以上。相較之下,台灣有350萬上班族辛勤終日、月領3萬,由他們供養這些「退休貴族」,實在難謂公平。如果再細看,有2成退休者優惠存款(即所謂18趴)超過200萬,他們單是18趴存款就可月領3萬元─跟那些350萬月領3萬元不到的上班族一樣。

    吸血蟲!571萬與2500萬退休金的差距
    再拿勞工與軍公教相比,勞工25歲開始工作,35年後年滿60歲了,投保薪資是最高的43900元(5月起調為45800元),每個月領到的年金是23815元─,所得替代率只有54%;如果活到80歲,總共領了571萬元。民國51年後出生者,則要到65歲才能領全額年金,想60歲起請領就只能領約8成。

    軍公教呢?教師50歲退休月領7萬,同樣活到80歲,至少可領走2520萬元。關中也曾舉例說一名科長級公務員,在職時可領2500萬,退休後一直到死,平均而言又可領到2500萬。

    這是571萬元與2500萬元之間的差距!公務員的辛苦與對社會的貢獻,有高於其它族群5倍嗎?不同族群之間存在的差距,是不是過頭了?難怪有人認為過份優渥又不公的年金制,如吸血蟲般的攀附在政府財政與台灣社會上。

    此外,現有年金制也存在著嚴重的世代不公。既得利益者的辯護是「軍公教退休年金已進行改革了」,但未明說的是,早領及現有退休者的所有利益都得到保障,倒楣的是後進者─從「恩給制」改為提撥制,開始要被扣錢;未來提撥率一定會再調高,能領取的年金則可能減少,這是同為公務員的世代不公。從總體看,如不改革,未來破產時終究要由政府預算去填黑洞,是讓全體後代去負擔現在退休者的「爽退」,則是更嚴重的世代不公。

    因此,年金改革是該以軍公教年金為優先對象,而且不容許過於漸進、希望以拉長時間來解決問題;因為政府財政與各基金財務狀況,已難容許拖延不改革;拖延更是加深、加遽社會的不公。

    罪惡的18趴應列為第1刀
    年金改革中,缺乏堅實法源、5年前國民黨才把其法制化的18趴優惠存款應列為第一刀。當年給予18趴時,國內平均利率大概是12趴以上,政府補貼的部份為6個百分點的利息。隨著利率不斷走低,加上領取者日增,20年前政府每年補貼18趴的花費不到200億,近五年已超過800億元。上周央行又降息了,未來可見的長時間內,利率都將維持低檔─那也代表政府要花更多錢去補貼18趴。

    為18趴辯護者常說「已經進行改革」了,他們指的是當年修法讓民國84年之後的公務員(年資)沒有18趴,但過去一直領取者則保護到百分之百的程度。如果真有改革,為什麼每年還要花800億元?而且3-5年後的資金支出高峰期到來時,每年支出要跳到千億以上?

    連戰18趴月領16萬,合理嗎?
    根據統計,45萬領取18趴者中,有超過二成領18趴者的優惠存款金額可超過200萬元,每個月單是18趴就可領3萬元,其中更有連戰這種公務員「最高端者」,每個月單是18趴就可領到16萬元。這些都是所謂的高階公務員,取消18趴對其基本生活品質不會有影響。

    對18趴的改革可以考慮兩種方式,第一種是「一刀切」,對領取月退俸超過某個金額(例如3萬、或4萬元)者完全取消;第二種是「分段切」,例如月退俸在基本生活費以下者全部保留;超過此金額到4萬元之間者,優惠利息補貼5個百分點(可以用台銀或郵局1年定存利率為標準),超過4萬元以上者全部取消。這兩種方式都能讓18趴的負擔立刻大幅降低到百億元左右。

    第三種方式則是一律改為補貼5個百分點(或其它數字)─不過這種方式是最糟糕的方式,因為它以收入很低的退休公務員也受損,來不當的保護高階、收入高的退休公務員,唯一的效益是財政負擔減少,至少是可減少三分之二左右的支出。

    以累進稅率觀念改革退休年金
    至於18趴以外的退休金改革,則可考慮以訂定最高所得替代率方式為之。目前「躺」在立法院中的改革方案是以80%為上限,坦白說:太高了。大部份先進國家的平均所得替代率在5-6成左右,OECD國家的平均值不到6成;官方估的國內勞工的退休所得替代率為54%─但這個數字是高估了,因為是以投保薪資為基準計算,實際的平均替代率應該只有4成左右。

    因此,所得替代率一定要調降,而且類似所得稅的累進稅率觀念─所得越高者稅率越高、課稅越多;年金改革則是所得越高者所得替代率越低。OECD國家在改革年金時,就是以這種方式推動。低所得者(所得是全國平均值一半以下者)所得替代率可到71%,高所得者(所得是全國平均值1.5倍者),所得替代率為48%。因此,台灣年金改革中,也可對不同級距的退休所得訂定不同的所得替代率上限。

    退休年齡必須儘快強制延後
    軍公教退休年金成為政府財政無底的黑洞,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:過份寬鬆的退休條件,讓許多人「早退又搶退」,領年金的時間大幅拉長。我們看看平均退休年齡:公務員55.2歲、教師53.94歲、軍人43.65歲,即可看出其弊病。

    先進國家的年金改革中,幾乎全部把可請領年金的退休年紀延後到65歲,德國甚至是67歲。反觀台灣,早期的「七五制(服務年資加年紀為75)、現在的「八五制(服務年資加年紀為85),或是改革方案提出的「九零制(服務年資加年紀為90),都算是寬鬆。

    如果要「平等」,可以向勞工年金看齊─請領全額退休年金為65歲,每提早1年扣4%,最早可提前到60歲請領,但只能領全額的8成。這並不代表每個公務員非幹到60或65歲不可,就如勞工一樣,你可以在符合領年金的資格後提早離開職場,但卻必須等到60-65歲時才可能開始領年金。

    至於其它如:計算基準與方式造成退休年金過高(勞保亦有此問題)、其它附加的福利是否過份優渥等問題,也應該檢討修改。

    不儘早改革,受害最深的是年輕人
    現行的軍公教年金制,確實是一個財政上難以永續、社會上造成不公的制度;如果不能儘快進行改革,受害最深的是現在的年輕人與下一代─他們是繳得多、領得少(或是根本領不到);而政府財政困窘、經濟走入「新平庸時代」,也讓其更難得到應有的照顧。

    希臘上一代退休者爽領所得替代率95%的年金,搞到財政破產、經濟衰敗,失業率高達25%─年輕人更可憐,失業率超過50%。而那些爽領 95%替代率年金者也終究要大幅降低所得替代率到60%左右。前車之鑑,新政府是該儘速推動改革,改革幅度亦必須夠大,不能也不該作過多妥協;那些正領年金者亦應體認,不改革則目前高替代率的年金必然難以永續。

    資料來源:http://goo.gl/KtS7l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