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南因應中美貿易戰的機遇

越南政府當務之急是調整經濟結構與進行經濟成長模式的轉型,台灣在協助中國台商尋找替代市場,或是強化與越南經貿關係時,應該將上述越南因應經濟轉型與中美貿易戰的策略列入。

美中衝突越南暫獲利但終得選邊
這位隸屬越南總理府經濟諮詢委員會成員的專家,略帶樂觀但審慎地描述越南在美中角力中的立場。他認為,從經貿角度而言,中美貿易戰打得愈火熱,越南在短、中期內的確可以獲利,因為有愈來愈多台灣企業與中國公司紛紛蜂擁至越南開闢新廠房,以規避美國規畫對中國輸美產品提高課稅的決定。
去年十一月底,川普(Donald Trump)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會面時,同意雙方的貿易戰「暫時休兵」三個月。這九十天的冷卻期已經過了一半,仍未見真正熄火前景,加速外資「撤逃」到鄰近越南。一夕之間越南更加炙手可熱,地價漲了三成還一地難求,「外溢」效果甚至蔓延到柬埔寨。

但正如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去年十一月在東協高峰會上所說:「東協國家面對美中角力,恐怕很難不選邊站。」前述越南專家也坦承,貿易戰只是美中角力的冰山一角而已,其他還包括安全、軍事與科技等領域的競逐。終究越南也將面臨「選不選邊」的尷尬情境。

自從一九八六年以來,越南進行的經濟改革與對外開放政策,讓這個國家雖然仍具有共產政黨本質,卻早已擁抱市場經濟,並成功與國際接軌,進而提升其在區域內的影響力。
越南勞動力充沛,天然資源豐富,加上積極吸引外資,讓整體經濟快速發展。根據「國際貨幣基金」(IMF)統計,二○一四年至一八年越南經濟成長率皆超過六%。IMF預測自一八年起的五年內,越南都能維持六%以上成長率,人均國內生產毛額(GDP per capita)也將於二一年突破三千美元,從低度收入國家躋身中等收入國家。三五年以前,半數越南人民將成為中產階級,貧窮率從六成降至一成。越南年齡中位數為三十.五歲,具備潛在人口紅利。豐沛的勞動力加上快速崛起消費力,被視為最有希望的生產基地,許多大型連鎖零售商與電商紛紛前進越南市場。

新加坡爆出史上最嚴重的個資遭竊事件,警方認為總理李顯龍是駭客的目標。(美聯社)


新加坡總理李顯龍。(資料照,美聯社)
十多年前,台灣曾經在越南外來投資排名首位,如今次於韓國、日本和新加坡,排名第四。現階段越南也被台灣政府列為新南向政策的重點國家。

積極從勞力密集轉型為科技創新
越南也是所有東南亞和南亞國家中,唯二同時和日本及韓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(FTA)的國家,另一個是新加坡。此外,越南也是《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》(CPTPP)以及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》(RECP)的成員國。越南與歐亞經濟同盟(EEU)所簽署的FTA已於一六年十月生效,越南與歐盟的FTA也於去年生效。此外,越南也與包括加拿大、澳洲、法國、德國、日本、中國等超過六十個國家或地區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。

越南這一連串經貿外交的突破,很大程度係建立在陸續開放外人投資法、整頓國內金融體系,以及一九九四年美國宣布解除禁運等進程之上。積極加入區域經濟整合機制也是越南急起直追的關鍵要素,九五年越南加入東協,九八年加入亞太經合會(APEC),二○○七年成為世界貿易組織(WTO)會員國。

儘管如此,近年來越南政府也正視其經濟快速發展模式缺點,認為高度仰賴廉價勞工和天然資源,絕非經濟轉型之福。尤其近十年來越南實質與潛在GDP成長率有下跌之勢。同時經濟快速起飛也為國家經濟永續成長帶來威脅,包括氣候變遷、環境汙染、分配不公以及對抗外部衝擊的能力薄弱等。換言之,越南的真實經濟成長面臨了質與量同時衰退的挑戰。甚而中美貿易戰後,外資大量湧進越南市場,讓上述問題惡化。

 

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(CPTPP)11個會員8日在智利聖地牙哥簽署協定。(美聯社)


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(CPTPP)11個會員8日在智利聖地牙哥簽署協定。(資料照,美聯社)
因此越南政府當務之急是調整經濟結構與進行經濟成長模式的轉型,調整經濟發展戰略的優先順序:包括強化私營企業活力、將廉價的勞力密集產業轉型為科技創新、將農村的農業發展導引到都會的服務業經濟。
南進策略應針對轉型與貿易戰
越南政府也鎖定綠色能源與智慧城市做為新的成長引擎。為此,越南政府於一一年公布「國家氣候變遷」策略,將願景設定在五○年,規畫不同階段的行動方案,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。另外為解決汙染問題,一二年也制定「國家綠色成長策略」,積極導入綠色科技與技術。

台灣在協助中國台商尋找替代市場,或是強化與越南經貿關係時,應該將上述越南因應經濟轉型與中美貿易戰的策略列入。在傳統製造業外,引領綠色科技、再生能源、節能規畫、電動載具、環保設備、防災救難和廢棄物處理等企業,打進越南市場。

*作者為外貿協會副董事長,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663期,授權轉載。